Site Loader

彩运网官网首页-八百万欠款两法院执行三年未果,男子申请国家赔偿一千八百万

@华商报 9月8日消息,一二审官司都打赢了,800余万欠款仍无法要回,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三年未果。比这更糟糕的是,立案法院对案件销案处理,而上级法院指定的执行法院因资料不全不予接收,申请强制执行的案件就这样在两个法院间没有了执行法院。申请人只好向立案法院申请国家赔偿1800余万。

依法取得债权后,一审二审均胜诉

雷先生是青岛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近日,提起公司申请法院强制执行800余万欠款三年无果一事,雷先生叹息不已。2014年4月、5月,青岛某服饰企业先后与青岛某银行签订了两份借款合同,第一份合同借款100万,第二份合同借款750万,双方约定了借款期限、利率、违约责任、担保责任等。在此之前,青岛该服饰企业与青岛上述银行签订了以自有房地产作抵押的合同。

2015年4月27日,两个借款合同均到期后,青岛该服饰企业尚欠银行本金818余万,利息80余万。2015年12月,雷先生所在的公司与青岛某银行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约定青岛某银行与青岛某服饰企业两个借款合同项下的债权及权利全部转让给雷先生所在的公司。之后,雷先生所在的公司向青岛某服饰企业发出了公告通知。

在多次索要欠款未果的情况下,2016年3月,雷先生所在的公司向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县级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决被告支付所有欠款本息及罚息。2016年6月24日,平度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雷先生所在的公司胜诉,判令青岛某服饰企业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相关欠款及利息,原告对被告的抵押房产等标的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一审宣判后,青岛某服饰企业不服,提出上诉,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一审判决认定证据确实充分,事实清楚,于2017年2月15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申请强制执行一年无果,上级法院重新指定法院

但法院判决的还款期限到期后,青岛某服饰企业并未还款。无奈之下,雷先生向平度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7年4月12日,平度法院立案。“对方有房有地,但法院执行了一年多,就是没有结果。”雷先生说,申请强制执行后,平度法院依法查封了对方的房产,但一直没有进入拍卖程序,因此执行一拖再拖。2018年8月,雷先生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同月27日,青岛中院重新指定山东省胶州市人民法院执行。

雷先生说,原以为上级法院指定其他法院执行,案件会拨云见日,取得重大进展,没想到,指定执行后,案件却陷入了无人执行的尴尬境地。

雷先生介绍,青岛中院指定执行4天后,平度市法院以案件由青岛中院指定胶州市法院执行为由,裁定本执行案件按销案方式结案。此后,雷先生多次联系胶州市法院,最初胶州市法院答复,还未收到平度市法院的案卷材料,之后又称,平度市法院的案卷材料不全,他们已退回平度市法院,要求补充材料。就这样,材料补来补去,两年多时间又过去了,执行依然没有结果。

案件没有法院执行,申请国家赔偿1800万

雷先生说,胶州法院执行法官说,他们也想执行,但平度市法院移送的材料残缺不全,他们曾两次退回平度市法院,要求补充材料,但平度市法院一直没有按要求补充完整。现在案卷已经退回平度市法院,案子不再由胶州法院执行。雷先生又询问平度市法院,得到的答复是案件已指定胶州市法院执行,该院已销案。就这样,雷先生的案子陷入了无人执行的窘境。

2020年7月,眼见执行无望,雷先生委托了律师,向平度市人民法院递交了1800余万的国家赔偿申请。雷先生的委托律师、山东辰泽律师事务所律师柳孔圣介绍,平度市法院在该案执行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一是本案已查封财产原系首封,平度市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对查封财产既未处置,亦未在财产查封到期后及时续封,导致被执行人房产土地又被其他法院查封,本案的查封成为轮候查封,无法在本案中直接启动拍卖程序;二是本案已查封被执行人土地和房产,且于2017年对查封财产的拍卖保留价进行了评估,但平度市法院却迟迟没有拍卖,且因执行程序违法,卷宗材料不齐无法补救导致案件现无执行法院。综上,请求人的执行案件已无救济渠道,请求人的损失与平度市法院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向平度市法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雷先生说,1800万赔偿既包括当时的借款本金,也包括借款按约定至今的利息。柳孔圣称,雷先生的国家赔偿材料平度市法院已接收,但尚未立案。

胶州市法院:案件卷宗已退回,不归我们管

近日,华商报记者就雷先生反映的情况联系了胶州市法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介绍,2018年,该案确实由青岛中院指定他们执行,但由于移送过来的案件卷宗材料不全,他们无法立案,也无法启动执行程序,遂于2018年将材料退回平度市法院。

胶州市法院执行局该负责人介绍,2020年,平度市法院又将该案卷宗移送给他们,他们审查后,仍发现材料不全,再次将卷宗退给了平度市法院。“我们已将相关情况向青岛中院作了报告,平度市法院也已向青岛中院打了报告,青岛中院目前正在协调。该案现在已经不归胶州法院管。”

9月4日,平度市法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雷先生申请执行一案正在处理之中,详情不方便透露。如要采访,需与法院研究室联系。当天,平度市法院研究室相关负责人留下了记者电话,称需向上级领导请示,9月7日答复记者。截至9月7日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原题为《800万欠款两法院执行三年未果 申请人申请国家赔偿1800万》)

admin